没有任何争议,以核心身份帮助广州恒大拿到队史第八个联赛冠军之后,巴西人何塞·保罗·贝塞拉·马希尔·儒尼奥尔收获了他效力中超联赛的第一个赛季最佳球员奖(MVP)。

在这个可能是10年来最困难的赛季里,保利尼奥以单核身份带领球队从低谷中爬起,打出一波13连胜,从而完成逆袭,把争冠主动权牢牢握在手里。在31岁这年,保利尼奥的个人数据创下职业生涯新高,联赛出场29次,打进19球还有6个助攻,完完全全是进攻核心数据,以至于大家忘了他原本只是一名攻守平衡的中场。

保利尼奥在职业生涯起步阶段非常坎坷,是贯穿整个职业生涯的赤诚和专注,为他赢得了所有迈上另一个台阶的机会。从布拉甘蒂诺到科林蒂安,从热刺到恒大,再从巴萨回恒大,他的球风已经为世人所熟知:不知疲倦地跑动;强硬地拦截、对抗、护球;转瞬之间完成攻防转换;专注于每个时刻和每寸空间,抓住时机完成致命一击;不华丽。

保利尼奥的职业生涯还远没有尘埃落定。他在三个大洲之间不断折返的轨迹在世界足坛都是罕见的,他的每次折返都在往上走一个台阶。保利尼奥是那种离开欧洲主流舞台之后依然没有放弃提升自我的典型代表。他不是来中超养老的,相反,他依然以最高的标准来工作,从而带动了队友,扛起了球队,提升了中超。近日,保利尼奥接受了南方都市报专访,谈及自己职业生涯的轨迹、选择和原则。球员踢出来看起来是用脚,其实是用心。

南都:球星看台有一篇你的自述文章,说你的父母在政府部门工作,但儿时家里条件还是不好,是怎么回事?

保利尼奥:我的父母为政府机构工作,但是他们并不是公务员,他们在最底层干活。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学童期的球员来说,我们家买不起足球鞋。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的第一双足球鞋是老师刷信用卡买来送给我,因为我们家买不起。我们没有钱让我打车去踢球,因为练球的地方很远,我每天要坐很久很久的公交车才能到,这样可以省下很多费用。有时候家里的车没有油了,妈妈要去和别人借钱。但是我们家确实不至于穷到吃不起饭穿不起衣服,父母给了我最基础的一个条件。

保利尼奥:我第一份学童合同其实就已经有了薪水,当时是200雷亚尔,我把其中的一半给了爸妈,让他们去买点吃的或者日用品。另外100雷亚尔就留着给自己买糖吃,买汽水喝。我一直有这样一个心态,不会说我以前没钱现在突然有钱了就一定要去买很大的东西,我想得更多的是怎样用我的收入帮助我的家庭。我想通过我的努力让他们在各个方面过上更好的生活,这确实是我职业生涯一个很大的动力。

南都:17岁离开圣保罗地区的小俱乐部奥达克斯队,之后去了立陶宛和波兰,19岁又回到巴西,那两年你有什么收获?

保利尼奥:这个问题我必须如实地回答你,在立陶宛我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也见到了很多好东西,但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比较负面,是当地的种族歧视。不只是我,很多跟我一起去踢球的同乡都有同样的遭遇,这让我们感觉非常难过,那里还是存在着比较严重的种族歧视的现象。

南都:2008年你还在圣保罗州次级联赛奥达克斯踢球,没有人知道你,但2012年你已经代表科林蒂安拿到南美解放者杯和世俱杯,你是如何实现火箭式上升的?

保利尼奥:在小俱乐部踢球的时候,你当然想去大俱乐部,但是我不会把它具体到一定要去巴塞罗那,在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踢球。当我在巴西在一个叫“糖面包”的俱乐部踢球时,我想的就是,要快点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现,争取有一天可以到更高级别去。后来我去了巴西乙级联赛布拉甘蒂诺,当时我想在巴乙一年,我要拿出我的所有,争取早日踢上巴甲。我不会强求自己去定一个非常具体目标,我的目标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好,成为更强的自己。

保利尼奥:我们家当时住科林蒂安的训练基地附近,有座桥,过了桥就是。我从小是科林蒂安球迷。当你穿上自己最喜欢球队的球衣,那一刻,那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除了我个人愿望成真,更重要的是这也是我们全家人的愿望,我们全家都是科林蒂安球迷。作为一个职业球员,我在布拉甘蒂诺效力时就碰到过很多大俱乐部,我们跟大俱乐部正面交锋,跟帕尔梅拉斯等很多州联赛球队交过手。当你成了职业球员,跟这些球队打比赛,心里想的就是我要在场上拿出最好的表现征服这个对手,为了有一天我能够穿上大球队的球衣。那种球迷的感觉会随着职业生涯的深入慢慢淡化掉,但是科林蒂安是我们全家喜爱的球队,穿上这件球衣的感觉非常奇妙。

保利尼奥:作为一名球员,不论在什么地方踢球,我都是以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所谓的最高标准,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在一个国家最好的球队效力,或者说我的梦想是要去热刺或者巴塞罗那。我在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给自己定下明确的目标是代表巴西国家队出战,这是我定过的唯一目标。其他事情都是顺其自然让它发生,就是我们所说的“let it be”的态度。在科林蒂安的三年我非常开心,当有个机会去英超踢球时,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我在英国度过了非常好的两年。但是我不强求任何事情。

保利尼奥:确实在我效力的这么多欧洲俱乐部当中,在巴塞罗那是最快乐的一年。无论是生活还是竞技方面,我过得非常充实。我的家人在巴塞罗那生活得很开心,我的一对双胞胎在那里出生。所以一切都在最好的时候发生了。

保利尼奥:比起用球星这个词,我更喜欢的说法是职业生涯的赢家,这是更加确切的说法。我在巴塞罗那接触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球员——梅西,苏亚雷斯,拉基蒂奇,伊涅斯塔,布茨克茨,皮克……这些都是在各自位置上世界上最好的球员。巴塞罗那这段经历,在我的心路历程中,我感觉我像去了一所学校上学。一个赛季下来,或者在比赛中,非常困难的时候,在别人认为你们无法取得突破的时候,巴塞罗那给我的经历就是我们可以,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候想到一个办法来突破。然后我把这个信念带到了广州,带到了我身边的队友当中。有些人会质疑,在这么困难的环境下怎么可能取得好成绩?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我觉得巴塞罗那的经历更多的是给了我一种信念上的加强,我从巴塞罗那见识到了一些我此前从未见识过的东西,而且它会一直留在我的身体内。

保利尼奥:做出这个决定一点都不困难,一点都没有犹豫。我跟我的家人都是百分之一百地坚定想回到广州。确实,在巴塞罗那我们全家都很开心,但就像我刚刚所说的,广州队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感情。这是一个在我最艰难的时刻,张开双臂迎接我,帮助我走过困难时光的地方。在职业足坛,没有人能预知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是在那一刻,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坚定,当我们收到了这份来自中国的合同,当我们收到来自中国的这份严谨的规划时,我们都非常喜欢。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做出了重返中国的决定。当然了,这个城市的环境非常地吸引我,这个城市的球迷也非常欢迎我。

南都:第二次加盟恒大,外界感觉你的责任感更强了,虽然郑智还是队长,但尤其在今年,很多人认为保利尼奥是球队的精神领袖,是什么让你在球队的角色看起来有所转变?

保利尼奥:我觉得这些责任感,或者所谓的领袖说法,首先是由我在广州这么多年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在场上场下的所作所为一起累积出来的。郑智是我们不可撼动的队长,也是不可撼动的领袖,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经验,可以在球队当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帮助年轻球员成长。所以私底下我跟郑智在更衣室也会一起讨论很多东西,也许我们会共同做出一些决定。但是我想说其实这一切都源于我在场上的付出,也源于队友对我的帮助。

保利尼奥:我一直跟我的朋友讲,我永远不想成为一名巨星,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球员,也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男人。在生活中,或者足球场上,最重要的是尊重你身边的人,尊重你的对手,尊重你的家人。在尊重的基础上去超越任何的困难。一个好的男人最重要的是真诚。你要对你的朋友真诚,你要对你的家人真诚。我们会花费很多时间在工作上跟队友相处,我永远提醒自己,永远对你的队友真诚的同时,要有自己主观的判断,要有自己的个性,敢于表达自己的立场,这是最重要的。

南都:今年上半年会不会尤其感到疲惫?很多时候都几乎是一个人带着十个中国球员在踢,而且成绩一直不错。

保利尼奥:我不会用疲惫这个词来形容上半年。很多人理解的,外援在一支球队当中,尤其是在中国的球队当中,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我不否认。在很多球队,或者说在很多时间段,外援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一个赛季下来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中国球员,因为他们才是大多数。大多数人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而不是靠一两个个体的力量。足球最终是一个整体项目,在这个整体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永远不是外援,而是中国球员,因为他们才是最大的那个部分。

南都:效力过很多不同的俱乐部,有高有低,有主流有边缘,有顶级俱乐部也有普通的俱乐部,在不同俱乐部有什么不同的定位和感受?

保利尼奥:作为球员来说,无论是在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亚洲最好的俱乐部之一,还是在比较小型的俱乐部,感受最深的部分其实跟它的级别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些俱乐部最大的区别是在于硬件设施方面。大俱乐部的条件会很好,硬件会非常地完善;小一点的俱乐部在这方面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阻碍,但是其实作为球员上了场之后,这些都不存在。场上就是11人对11人,在场上定胜负,跟你穿什么队的球衣,跟队徽背后的价值没有任何关系。在场上就是拿出自己的所有,不论是在大俱乐部也好,在小俱乐部也好,胸口队徽的意义是一样的。可能更大的落差是存在于我们后勤保障方面、硬件设施方面的一些东西。球员的努力是没有区别的。我总以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跟在巴萨还是恒大,或者是布拉甘蒂诺没有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